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陳光超/林志玲之眼

A- A+
2016-07-05 15:25:27 聯合新聞網 陳光超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低頭就流水的鼻脊髓液漏

「嗨!光超老弟!」聽到有人用這麼親暱的方式跟我打招呼,在門診還真的不常見。是誰會用這樣的方式跟我打招呼呢?我把視線從螢幕移動到這位頂著大光頭的女士身上。她的眼睛笑起來瞇瞇的,露出白色整齊的牙齒,看起來非常開心。「妳是娜姊?」她用她的光頭點點頭。她是擁有ㄧ大堆頭銜,十大傑出女青年,國大代表,中廣主持人的石元娜小姐。

我簡直不敢相信。「你是娜姐?你怎麼了?」

我指了指她的頭。她顯然剛剛動過開腦的手術。因為在她非常白的頭皮上面,有一個很大的,呈拱門狀的傷口。

「光超,我表演一個特異功能給你看。」

她沒回答我的問題,反而把頭低下,只見很多的清鼻水,瞬間從右鼻孔流出。

這種情形叫做鼻脊髓液漏 ( CSF rhinorrhea ), 就是鼻子跟腦部不該通卻相通了,使得腦脊髓液經鼻子流到外面。

「娜姊,你別鬧了。這事情很嚴重的。」我們馬上就檢定出娜姊的鼻水內,是含有糖分的。即娜姐的鼻水,不是一般的流鼻水,而是腦脊髓液。因為普通流的鼻水是不會含有糖份的。

「不然你要我怎麼樣?」「表現出很難受,很愛哭的樣子嗎?」娜姊還是很開心地回答。完全看不到恐懼憂慮的神情。

「這傢伙也未免太天真了吧!不知天高地厚,沒有醫學常識。」我心裡這樣咕噥著。

娜姊說:「我知道我的情形很嚴重,若是不處理遲早會得腦膜炎。」「否則我怎麼會甘願去剃個大光頭,讓腦門挨一刀呢?」

原來娜姊是因為有鼻脊髓液漏,才去開腦的。而不是因為開腦,造成鼻脊髓液漏的併發症。

「神經外科醫師已經盡力了,他把我的腦前額葉小心地抬起來,用人工腦膜修補我頭顱底部破洞的地方。」「開完刀之後,就不再流水了,手術很成功。」「但是最近又開始了。」「他們認為我可能異於常人,在一個非常旁邊的位置又破了一個洞,這次沒有辦法靠開腦來修補。」「所以我就來這裡找你了。」

「娜姊,開腦是大事,手術後又復發,你幹嘛那麼開心啊?」我覺得病人碰到這種情形,應該要很沮喪才對。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頂著大光頭,機會難得!」「照鏡子我也覺得這個樣子也蠻可愛。」這倒也是。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娜姊剃光頭,剛剛差點還認不出來。而且白色的頭皮,大大的光頭,瞇瞇的笑眼,配上燦爛的笑容,還真的挺可愛。

「單單用開腦的手術是不夠的,鼻水還像瀑布的在流,...」娜姊又要搞笑地表演ㄧ下流鼻水。

「妳不要這麼不在乎啦?這是個難題耶!」「生命交關的難題耶!」我再提醒她。

「親愛的,」娜姐標準的打招呼方式出現了。「我的特異功能,讓我在又發生鼻漏的時候,就想到要來找你。」「它告訴我,你一定可以解決我的問題。」

「妳講話正經點,真的假的。」這下輪我求她。

「我沒有做過這樣的手術。」「你假如真的要我做的話,將是我的第一例。」「第一例的意思你懂吧?就是我的試驗品。」我正色嚴肅地告訴她。

娜姊仍然笑嘻嘻地說,「當你的第一個案例,我有這麼榮幸!」她就這樣,笑笑地把她的生命交到我手裡。

繪圖/記者陳韻如
繪圖/記者陳韻如

在腦中演練的手術

神經外科醫師懷疑娜姐的鼻漏來自於蝶竇。蝶竇是位置最深的鼻竇,幾乎就在整個頭顱的正中心。它就像一個沒有窗戶的房間一樣,以右蝶竇而言,從右前方有一個小門可以進入。進去之後,是一個四周由骨頭圍成的空間,裡頭又有幾個小隔間,視神經跟頸動脈就貼著右側牆壁通過,構造很複雜。所以一般鼻竇炎的手術,最可能發生嚴重併發症的,就是在做蝶竇的手術。一不小心不是眼睛瞎了,就是大出血中風死亡。

接下幫娜姊開刀的任務之後,接下來我無時無刻都在想娜姊,..... 應該是說在想娜姊的鼻竇。就這樣,尚待執行的手術,在我腦海裡面已經執行了數百遍。

娜姊的問題就像颱風天時窗戶破了,風雨一直灌進來。又不能出去屋子外面修,唯一的辦法就是,想辦法從屋內把窗戶遮擋起來,那修補的材料呢?「拿一塊比窗戶面積大的塑膠板,固定在窗戶框外側。」這時外面的風向屋內吹時,由於塑膠板的面積比窗戶大,使得塑膠板緊緊卡在窗戶外框上面,可以阻斷風雨的侵襲。

我的腦袋一直在思考這些有的沒的問題,不斷地自問自答,無時無刻不在進行沙盤推演。只要ㄧ進屋子,就自動進入娜姊的右邊蝶竇世界,想像裡面ㄧ切可能的狀況。那段期間,由於太常注視房間內的牆壁及窗戶「發呆」,旁人都以為我心不在焉。其實剛好相反,我不儘沒在發呆,反而是不斷地藉著房間內牆壁窗戶的關係,反覆思考娜姊蝶竇內的骨壁(牆壁)與破洞(窗戶)的對應關係。

整整數個禮拜,我就生活在虛擬與真實世界之間。人是住在家裡,心卻是睡在娜姊的右邊蝶竇裡面。無數的問題不斷浮出,而各種不同的解答不斷地湧入了我的想像世界。

就在我的「人生」全被娜姊糾纏住時,娜姊本人倒是開心的很,照樣做節目,照樣過生活,還可以開心的梳理她那其實還不需要整理,剛長出來的短髮。

「反正我就當一個快樂的實驗品唄。」永遠樂觀的她輕鬆的對著ㄧ個頭兩個大的我說。

跟蝶竇的正面對決

實戰的時刻終於到了。我決定採用內視鏡手術,來處理娜姊的鼻漏。蝶竇的手術,最危險的就是會傷到視神經及腦動脈。ㄧ般來說,我們都會對這兩種組織閃的遠遠的。但我覺得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與其無時無刻都在擔心,撞到這些組織;不如直接面對它。把它們先找出來,確定它們的蹤影位置之後,我們就可以放心大膽的去尋找娜姊的破洞。

繪圖/記者陳韻如
繪圖/記者陳韻如
通常視神經都是被鼻竇骨頭包埋保護著,就像走在牆壁裡的水管一樣。我小心的擠進蝶竇的小門之後,先將「門」擴大,以便尋找視神經。剛開始就像我想像中一樣,房間裡積滿了腦脊髓液,排除「積水」之後,我換了三十度的內視鏡,當作是探照燈,伸入蝶竇觀察「地形」。

蝶竇內部因長期泡水的關係,早就已經變形,黏膜就像泡過水的地毯ㄧ樣地隆起。我轉向上方觀察,看到天花板懸掛著一條脫落的電纜線。這條狀似電纜線的就是娜姐的視神經,而它竟然沒有被骨頭包覆保護著。小心清理了這個「房間」之後,也順利找到了腦動脈的位置,但是並沒有看到任何漏水的地方。

「前進另一個房間!」

我利用視神經跟腦動脈中間的空間,殺開一條血路,把骨頭磨掉,進入蝶竇中最旁邊的隔間。這是我生平上萬次手術裡面,第一次進入到這個地方。很少很少有耳鼻喉科的醫師,會開刀進入到這麼深且這麼旁邊的蝶竇裡面。我在這全然陌生的環境內用內視鏡張望了許久,仍然看不到出水點。

「難道我們的運氣,真的這麼不好嗎?」「出水點真的是在我想像中,最困難處理的儲藏室內嗎?」「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們去打開儲藏室吧。」想到要深入陰森的敵方,充滿凶險,我腎上腺激素大量分泌,心跳加速,全身肌肉緊繃。

謹慎地磨開「儲藏室」的牆壁,裡面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昏暗。把內視鏡伸進去觀察,裡面充滿了縱橫交錯的纖維組織。就像從來沒有人進去的房間裡面,累積大量的灰塵,而且滿佈交錯的蜘蛛網一樣。沒想到這枱手術的進行,就像在看電影一般。可惜的是,這不是一部有趣的電影,而是一部恐怖片。

所有的腹案都失敗

把裡面的蜘蛛網ㄧㄧ剪除,灰塵清乾淨。心裡想著,恐怖片裡面,鬼都是從最陰森最昏暗的地方跑出來。這裡應該就是有鬼的地方了!結果還是還是沒有看到漏水點。這下我沒有「步」了,因為這裡已是我的應變計劃裡,所設想的最糟最糟情形。我的肚子裡,已經沒有其他任何的腹案,來因應這個情況。

「娜姐,對不起,你要白挨一刀了。」我心裏有一點慌了。

「娜姐,你怎麼連當個實驗品都不配餒?」「不是我手術不好,是你這個人不好!」「你是個不懷好意的實驗品。」我開始把我所有的沮喪挫折,全部歸罪到娜姐身上!

我絕望地抬起頭,看看坐在前方的麻醉姐姐。希望從她那裡得到一個安慰的眼神。不料她卻轉動她的眼睛,把我的視線帶到開刀房的時鐘上面,暗示我 「你看看現在幾點了?」「你開刀開太久啦!」「你到底會不會開?」

我突然靈光一現。「麻姐姐,請你把病人的頭位降低。」「我要病人躺成腳高頭低的姿勢。」我想到,可能是頭位高的關係,腦組織往下沉,堵住了流水的洞口。

終於找到破洞了

我再度用內視鏡,觀察了這個儲藏室。這次我終於看到有水不斷地從儲藏室湧出。而源頭似乎真的來自於牆壁上相當於窗戶的位置,這是神經外科用開腦手術也補不到的地方。我慢慢地把相當於壁紙的側壁黏膜剝掉,刹那間,看到蝶竇最側壁白白的骨頭上,有一個非常圓的洞。大量的腦脊髓液,正不斷地從這個洞口流出。終於給我找到元凶了!

這個洞圓的非常漂亮,它就像世界末日後,密布烏雲的天空,突然出現的太陽一樣。我的心情也立刻被陽光普照,非常興奮,而且終身難忘。

接下來就按照我在夢中,已經演練數百回一樣的,取下中鼻甲骨頭,把它當成塑膠板ㄧ樣的彎曲,穿越圓洞後,讓彎曲的它展平,緊緊地卡在圓洞的外牆。馬上,脊髓液就不再往蝶竇裡面漏了。這時,時鐘剛好下午六時報時,好像在為娜姐及我慶祝ㄧ般。

三個月後,我們用內視鏡檢查娜姐的「儲藏室」蝶竇。令我朝思暮想的超美麗圓洞,因為已被新生的骨頭填滿,而不可復見。當然娜姐也沒有再出現鼻漏的症狀,我也沒有再看到過娜姐頂著光頭的模樣。ㄧ切一切似乎都沉入腦海,成為了回憶的一部份。

只有 -----------

「親愛的,光超老弟,....」娜姊標準的打招呼方式又出現了。這個可不是在記憶中,而是還在現實生活中,一直在發生!

後記

今天,要不是光超弟這篇文章往事重提,我幾乎都忘了這位救命大恩人在2009年把我由死神手中搶救回來的大德。因為完美的手術後 , 我享受著重生後的美好生活,沒有後遺症的情況下根本忘了自己曾徘迴在生死邊緣。

上天疼惜,讓我遇到生命中的天使。第二次鼻漏復發時,腦神經外科醫師告訴我,他無法把我的頭骨切開後在腦中翻找漏水處!這個無解的當下,勇敢的光超弟伸出了援手。

他坦白告訴我的家人說,如果他接下我的case,將是他第一次動此手術。可是冥冥之中,我就是相信,交給他!就對了!

當然事後我才知道他在手術實施前,如此辛苦的演練再演練,把所有可能發生的狀況都思慮再三想妥對策!連睡夢中都在執刀為我做手術,讓我對「杏林春暖」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會及認識。

手術後,他每天巡房成了我最期盼的時刻。除了又可以看到我帥氣的救命恩人之外,還可以聽他每天帶來的笑話、故事,他爽朗的笑聲感染了我身邊來探視的親友,說句不誇張的話,還有朋友硬是想出自身跟耳鼻喉有關的毛病,就是為了想要成為光超醫師的病人!

每每與光超弟聊到我第二次鼻漏他花了很多時間苦尋修補的漏洞時,他總會形容說:那個洞很深、很圓、很美,但卻很難觸及到。

「光超,我們不要老是講那個洞那個洞的。」「我們乾脆幫它取個貼切的名字,讓人一看就懂。」

光超覺得這是個非常有趣的提議。很多醫學名詞都用人來命名,如巴金森症,唐氏症等等。

「那我們也找個名人來命名那個洞吧!」光超說。

我馬上想到當時大紅的模特兒志玲姐姐 ! 「林志玲之眼!」我脫口而出。

「為什麼是林志玲呢?」光超不解地問。

「因為林志玲只能(在電視上)看得到,很難摸得到呀!」

我的腦脊髓液外漏問題被光超弟精湛的開刀技術治好了,至今七年我過著無慮的生活,也早回到廣播工作崗位,但這個我們暱稱為林志玲之眼的,至今還是一個無法解答的謎。

石元娜

>>看更多陳光超文章


▍按讚加入《元氣網粉絲團》,提供你最豐富的健康訊息:

脊髓液
內視鏡
陳光超
醫師公衛
流鼻水

陳光超

亞東醫院人工耳蝸中心主任

相關文章

猜你喜歡

洋芋片都一樣?你吃的是新鮮切片的還是粉壓的?

趁早存起「肌肉本」 勤做5動作預防肌少症

飯後總是昏昏欲睡?午餐避開吃肉和重鹹!

看病只要「嗶」一聲 二代健保卡最快後年發

胃酸逆流真不舒服 中醫治療有妙方

女子產後私密處鬆弛15年 一打噴嚏就漏尿

好脾氣老師個性大變 早發性失智症作祟

患者有福! 重症治療新藥 審查時間可望縮短

從小聲音沙啞 竟是人類乳突病毒惹禍

角膜移植卻排斥 長庚「再生術」救視力

名人養生/預防重於治療 來看施振榮的老人學

長期又咳又喘害怕就醫 小心「菜瓜布肺」找上你

痛到受不了! 僵直性脊椎炎作怪

張源銘/冷藏或冷凍過的麵包 如何恢復口感?

心房顫動恐引發中風、心衰竭 1/4患者沒發現

腳麻不只妨害火場逃生 萬一肺栓塞休克多數沒救

排班負時數 新北8醫院涉違法

孩子和寵物膩在一起 當心會變臭頭!

【影音】簡文仁教你用海綿墊練平衡防跌

夏日防中暑 可用水果水促喝水意願

醫師:做不完自主加班 同樣血汗

住院醫師減工時 民眾就醫很有感

體脂多肌肉少 就代表肌少症上身嗎?

類風濕性關節炎患者 越補越痛?

曬傷抹蘆薈?醫師說先讓皮膚冷卻

健檢出甲狀腺結節 不一定要挨針

常待冷氣房 25歲OL衝海邊玩竟熱衰竭

麥門冬性微涼 清熱又降火

苦瓜、秋葵、絲瓜盛產 退火消暑!

泌尿科權威歐宴泉 退休轉戰童綜合醫院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