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陳光超/林志玲之眼

A- A+
2016-07-05 15:25:27 聯合新聞網 陳光超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低頭就流水的鼻脊髓液漏

「嗨!光超老弟!」聽到有人用這麼親暱的方式跟我打招呼,在門診還真的不常見。是誰會用這樣的方式跟我打招呼呢?我把視線從螢幕移動到這位頂著大光頭的女士身上。她的眼睛笑起來瞇瞇的,露出白色整齊的牙齒,看起來非常開心。「妳是娜姊?」她用她的光頭點點頭。她是擁有ㄧ大堆頭銜,十大傑出女青年,國大代表,中廣主持人的石元娜小姐。

我簡直不敢相信。「你是娜姐?你怎麼了?」

我指了指她的頭。她顯然剛剛動過開腦的手術。因為在她非常白的頭皮上面,有一個很大的,呈拱門狀的傷口。

「光超,我表演一個特異功能給你看。」

她沒回答我的問題,反而把頭低下,只見很多的清鼻水,瞬間從右鼻孔流出。

這種情形叫做鼻脊髓液漏 ( CSF rhinorrhea ), 就是鼻子跟腦部不該通卻相通了,使得腦脊髓液經鼻子流到外面。

「娜姊,你別鬧了。這事情很嚴重的。」我們馬上就檢定出娜姊的鼻水內,是含有糖分的。即娜姐的鼻水,不是一般的流鼻水,而是腦脊髓液。因為普通流的鼻水是不會含有糖份的。

「不然你要我怎麼樣?」「表現出很難受,很愛哭的樣子嗎?」娜姊還是很開心地回答。完全看不到恐懼憂慮的神情。

「這傢伙也未免太天真了吧!不知天高地厚,沒有醫學常識。」我心裡這樣咕噥著。

娜姊說:「我知道我的情形很嚴重,若是不處理遲早會得腦膜炎。」「否則我怎麼會甘願去剃個大光頭,讓腦門挨一刀呢?」

原來娜姊是因為有鼻脊髓液漏,才去開腦的。而不是因為開腦,造成鼻脊髓液漏的併發症。

「神經外科醫師已經盡力了,他把我的腦前額葉小心地抬起來,用人工腦膜修補我頭顱底部破洞的地方。」「開完刀之後,就不再流水了,手術很成功。」「但是最近又開始了。」「他們認為我可能異於常人,在一個非常旁邊的位置又破了一個洞,這次沒有辦法靠開腦來修補。」「所以我就來這裡找你了。」

「娜姊,開腦是大事,手術後又復發,你幹嘛那麼開心啊?」我覺得病人碰到這種情形,應該要很沮喪才對。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頂著大光頭,機會難得!」「照鏡子我也覺得這個樣子也蠻可愛。」這倒也是。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娜姊剃光頭,剛剛差點還認不出來。而且白色的頭皮,大大的光頭,瞇瞇的笑眼,配上燦爛的笑容,還真的挺可愛。

「單單用開腦的手術是不夠的,鼻水還像瀑布的在流,...」娜姊又要搞笑地表演ㄧ下流鼻水。

「妳不要這麼不在乎啦?這是個難題耶!」「生命交關的難題耶!」我再提醒她。

「親愛的,」娜姐標準的打招呼方式出現了。「我的特異功能,讓我在又發生鼻漏的時候,就想到要來找你。」「它告訴我,你一定可以解決我的問題。」

「妳講話正經點,真的假的。」這下輪我求她。

「我沒有做過這樣的手術。」「你假如真的要我做的話,將是我的第一例。」「第一例的意思你懂吧?就是我的試驗品。」我正色嚴肅地告訴她。

娜姊仍然笑嘻嘻地說,「當你的第一個案例,我有這麼榮幸!」她就這樣,笑笑地把她的生命交到我手裡。

繪圖/記者陳韻如
繪圖/記者陳韻如

在腦中演練的手術

神經外科醫師懷疑娜姐的鼻漏來自於蝶竇。蝶竇是位置最深的鼻竇,幾乎就在整個頭顱的正中心。它就像一個沒有窗戶的房間一樣,以右蝶竇而言,從右前方有一個小門可以進入。進去之後,是一個四周由骨頭圍成的空間,裡頭又有幾個小隔間,視神經跟頸動脈就貼著右側牆壁通過,構造很複雜。所以一般鼻竇炎的手術,最可能發生嚴重併發症的,就是在做蝶竇的手術。一不小心不是眼睛瞎了,就是大出血中風死亡。

接下幫娜姊開刀的任務之後,接下來我無時無刻都在想娜姊,..... 應該是說在想娜姊的鼻竇。就這樣,尚待執行的手術,在我腦海裡面已經執行了數百遍。

娜姊的問題就像颱風天時窗戶破了,風雨一直灌進來。又不能出去屋子外面修,唯一的辦法就是,想辦法從屋內把窗戶遮擋起來,那修補的材料呢?「拿一塊比窗戶面積大的塑膠板,固定在窗戶框外側。」這時外面的風向屋內吹時,由於塑膠板的面積比窗戶大,使得塑膠板緊緊卡在窗戶外框上面,可以阻斷風雨的侵襲。

我的腦袋一直在思考這些有的沒的問題,不斷地自問自答,無時無刻不在進行沙盤推演。只要ㄧ進屋子,就自動進入娜姊的右邊蝶竇世界,想像裡面ㄧ切可能的狀況。那段期間,由於太常注視房間內的牆壁及窗戶「發呆」,旁人都以為我心不在焉。其實剛好相反,我不儘沒在發呆,反而是不斷地藉著房間內牆壁窗戶的關係,反覆思考娜姊蝶竇內的骨壁(牆壁)與破洞(窗戶)的對應關係。

整整數個禮拜,我就生活在虛擬與真實世界之間。人是住在家裡,心卻是睡在娜姊的右邊蝶竇裡面。無數的問題不斷浮出,而各種不同的解答不斷地湧入了我的想像世界。

就在我的「人生」全被娜姊糾纏住時,娜姊本人倒是開心的很,照樣做節目,照樣過生活,還可以開心的梳理她那其實還不需要整理,剛長出來的短髮。

「反正我就當一個快樂的實驗品唄。」永遠樂觀的她輕鬆的對著ㄧ個頭兩個大的我說。

跟蝶竇的正面對決

實戰的時刻終於到了。我決定採用內視鏡手術,來處理娜姊的鼻漏。蝶竇的手術,最危險的就是會傷到視神經及腦動脈。ㄧ般來說,我們都會對這兩種組織閃的遠遠的。但我覺得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與其無時無刻都在擔心,撞到這些組織;不如直接面對它。把它們先找出來,確定它們的蹤影位置之後,我們就可以放心大膽的去尋找娜姊的破洞。

繪圖/記者陳韻如
繪圖/記者陳韻如
通常視神經都是被鼻竇骨頭包埋保護著,就像走在牆壁裡的水管一樣。我小心的擠進蝶竇的小門之後,先將「門」擴大,以便尋找視神經。剛開始就像我想像中一樣,房間裡積滿了腦脊髓液,排除「積水」之後,我換了三十度的內視鏡,當作是探照燈,伸入蝶竇觀察「地形」。

蝶竇內部因長期泡水的關係,早就已經變形,黏膜就像泡過水的地毯ㄧ樣地隆起。我轉向上方觀察,看到天花板懸掛著一條脫落的電纜線。這條狀似電纜線的就是娜姐的視神經,而它竟然沒有被骨頭包覆保護著。小心清理了這個「房間」之後,也順利找到了腦動脈的位置,但是並沒有看到任何漏水的地方。

「前進另一個房間!」

我利用視神經跟腦動脈中間的空間,殺開一條血路,把骨頭磨掉,進入蝶竇中最旁邊的隔間。這是我生平上萬次手術裡面,第一次進入到這個地方。很少很少有耳鼻喉科的醫師,會開刀進入到這麼深且這麼旁邊的蝶竇裡面。我在這全然陌生的環境內用內視鏡張望了許久,仍然看不到出水點。

「難道我們的運氣,真的這麼不好嗎?」「出水點真的是在我想像中,最困難處理的儲藏室內嗎?」「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我們去打開儲藏室吧。」想到要深入陰森的敵方,充滿凶險,我腎上腺激素大量分泌,心跳加速,全身肌肉緊繃。

謹慎地磨開「儲藏室」的牆壁,裡面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昏暗。把內視鏡伸進去觀察,裡面充滿了縱橫交錯的纖維組織。就像從來沒有人進去的房間裡面,累積大量的灰塵,而且滿佈交錯的蜘蛛網一樣。沒想到這枱手術的進行,就像在看電影一般。可惜的是,這不是一部有趣的電影,而是一部恐怖片。

所有的腹案都失敗

把裡面的蜘蛛網ㄧㄧ剪除,灰塵清乾淨。心裡想著,恐怖片裡面,鬼都是從最陰森最昏暗的地方跑出來。這裡應該就是有鬼的地方了!結果還是還是沒有看到漏水點。這下我沒有「步」了,因為這裡已是我的應變計劃裡,所設想的最糟最糟情形。我的肚子裡,已經沒有其他任何的腹案,來因應這個情況。

「娜姐,對不起,你要白挨一刀了。」我心裏有一點慌了。

「娜姐,你怎麼連當個實驗品都不配餒?」「不是我手術不好,是你這個人不好!」「你是個不懷好意的實驗品。」我開始把我所有的沮喪挫折,全部歸罪到娜姐身上!

我絕望地抬起頭,看看坐在前方的麻醉姐姐。希望從她那裡得到一個安慰的眼神。不料她卻轉動她的眼睛,把我的視線帶到開刀房的時鐘上面,暗示我 「你看看現在幾點了?」「你開刀開太久啦!」「你到底會不會開?」

我突然靈光一現。「麻姐姐,請你把病人的頭位降低。」「我要病人躺成腳高頭低的姿勢。」我想到,可能是頭位高的關係,腦組織往下沉,堵住了流水的洞口。

終於找到破洞了

我再度用內視鏡,觀察了這個儲藏室。這次我終於看到有水不斷地從儲藏室湧出。而源頭似乎真的來自於牆壁上相當於窗戶的位置,這是神經外科用開腦手術也補不到的地方。我慢慢地把相當於壁紙的側壁黏膜剝掉,刹那間,看到蝶竇最側壁白白的骨頭上,有一個非常圓的洞。大量的腦脊髓液,正不斷地從這個洞口流出。終於給我找到元凶了!

這個洞圓的非常漂亮,它就像世界末日後,密布烏雲的天空,突然出現的太陽一樣。我的心情也立刻被陽光普照,非常興奮,而且終身難忘。

接下來就按照我在夢中,已經演練數百回一樣的,取下中鼻甲骨頭,把它當成塑膠板ㄧ樣的彎曲,穿越圓洞後,讓彎曲的它展平,緊緊地卡在圓洞的外牆。馬上,脊髓液就不再往蝶竇裡面漏了。這時,時鐘剛好下午六時報時,好像在為娜姐及我慶祝ㄧ般。

三個月後,我們用內視鏡檢查娜姐的「儲藏室」蝶竇。令我朝思暮想的超美麗圓洞,因為已被新生的骨頭填滿,而不可復見。當然娜姐也沒有再出現鼻漏的症狀,我也沒有再看到過娜姐頂著光頭的模樣。ㄧ切一切似乎都沉入腦海,成為了回憶的一部份。

只有 -----------

「親愛的,光超老弟,....」娜姊標準的打招呼方式又出現了。這個可不是在記憶中,而是還在現實生活中,一直在發生!

後記

今天,要不是光超弟這篇文章往事重提,我幾乎都忘了這位救命大恩人在2009年把我由死神手中搶救回來的大德。因為完美的手術後 , 我享受著重生後的美好生活,沒有後遺症的情況下根本忘了自己曾徘迴在生死邊緣。

上天疼惜,讓我遇到生命中的天使。第二次鼻漏復發時,腦神經外科醫師告訴我,他無法把我的頭骨切開後在腦中翻找漏水處!這個無解的當下,勇敢的光超弟伸出了援手。

他坦白告訴我的家人說,如果他接下我的case,將是他第一次動此手術。可是冥冥之中,我就是相信,交給他!就對了!

當然事後我才知道他在手術實施前,如此辛苦的演練再演練,把所有可能發生的狀況都思慮再三想妥對策!連睡夢中都在執刀為我做手術,讓我對「杏林春暖」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會及認識。

手術後,他每天巡房成了我最期盼的時刻。除了又可以看到我帥氣的救命恩人之外,還可以聽他每天帶來的笑話、故事,他爽朗的笑聲感染了我身邊來探視的親友,說句不誇張的話,還有朋友硬是想出自身跟耳鼻喉有關的毛病,就是為了想要成為光超醫師的病人!

每每與光超弟聊到我第二次鼻漏他花了很多時間苦尋修補的漏洞時,他總會形容說:那個洞很深、很圓、很美,但卻很難觸及到。

「光超,我們不要老是講那個洞那個洞的。」「我們乾脆幫它取個貼切的名字,讓人一看就懂。」

光超覺得這是個非常有趣的提議。很多醫學名詞都用人來命名,如巴金森症,唐氏症等等。

「那我們也找個名人來命名那個洞吧!」光超說。

我馬上想到當時大紅的模特兒志玲姐姐 ! 「林志玲之眼!」我脫口而出。

「為什麼是林志玲呢?」光超不解地問。

「因為林志玲只能(在電視上)看得到,很難摸得到呀!」

我的腦脊髓液外漏問題被光超弟精湛的開刀技術治好了,至今七年我過著無慮的生活,也早回到廣播工作崗位,但這個我們暱稱為林志玲之眼的,至今還是一個無法解答的謎。

石元娜

>>看更多陳光超文章


▍按讚加入《元氣網粉絲團》,提供你最豐富的健康訊息:

脊髓液
內視鏡
陳光超
醫師公衛
流鼻水

陳光超

亞東醫院人工耳蝸中心主任

相關文章

猜你喜歡

梅雨鋒面遠離小心了 高溫曝曬也可能中風

「老年定義,我說了算!」解放年齡 老來俏白髮潮

八仙塵爆2周年了 醫:初級治療應更精進

頻尿害他不敢出門旅遊 醫師教幾招練忍尿

你家多久沒換?床墊發霉讓他肺長滿黴菌

皺是有型!68歲朱平:第三生命才剛開始

決心真的白頭偕老!她戒20年染髮癮

黃斑部病變 銀髮族視力殺手

「人間過客」黃宜儀 妹妹39歲病死後想自己怎麼活?

防年老憂鬱 醫師建議「3動3自主」

醫師研究:晃動捷運車廂滑手機 好傷眼

北市抽驗40件產品 驗出28件茶葉農藥殘留

床墊怎防潮?業者:建議5年換一次

保護大腦健康 專家教你選好油

感冒症狀莫輕忽 中藥茶飲防惡化

久站不愛動 竟急性肺動脈栓塞

我是有名字的人!你看起來不像65歲呀,是稱讚?

老也是種滋味!不受年齡束縛的新老精神

你有白袍高血壓嗎? 別自己嚇自己!

祖墳出問題?求神無用 幻聽兄妹確診「思覺失調症」

日本腦炎流行高峰 一個月爆5例

內視鏡切除2癌 她保住2器官

捷運低頭族 1成視力變差

學會放手別看守 讓照顧者走下去

加防腐劑?瓶裝茶做了什麼,為何可以久放?

成人也需要肺炎鏈球菌疫苗注射?

蛋妹「阿嬤雷達」一打開 街頭身影個個超驚豔

8個中暑高危險群 高溫下更要補水、防曬

爺奶拍寫真〝時髦! 我要年輕50歲〞

跌倒腦傷不自知 退休師突半癱送急診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