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陳光超/潑硫酸的標哥

A- A+
2016-02-16 13:00:56 聯合新聞網 陳光超

若是出生就知道有極重度聽力障礙的小朋友,我們會鼓勵他盡早接受人工耳蝸的手術,最好在一歲前就進行治療。

可是人工耳蝸的費用非常昂貴,家裡有這麼小的聽障小朋友,他們的父母親,大部分都還很年輕,很多是沒有能力支付這筆費用。

幸好我們的政府提供30萬至60萬元的補助,幫助這些有聽障兒童的家庭。每次到了申請人工耳蝸補助的季節,我們都需要開出很多份的殘障證明,讓他們去申請這些補助。

總是大聲嚷嚷的標哥

在寫這些聽力殘障診斷證明時,不禁讓我想起了ㄧ個人-------- 標哥。

留著多年不變五分頭的標哥,從他不修邊幅的外表,黑黑的皮膚,擁有不是大大的眼睛,而是大大的眼袋,骯髒的領口,沾滿檳榔汁的嘴角,配上永遠積滿綠色菜渣的牙齒,就可以知道他有多麼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他了。

當然他也不管別人等了多久,只要到了門診,就自己打開門闖進來,大聲嚷嚷要先看病,心中從來就沒有「排隊」這個動詞。他為什麼總是大聲嚷嚷,原因是有一個小小的秘密,他有輕度的重聽!聽力有問題的人,因為他們會以為別人也聽不到,所以講話都會比較大聲。標哥也因爲有重聽,而領有輕度的殘障證明卡。

「主任,這位病人的殘障卡已到期。可是以內政部新公佈的標準,他是不符合拿到殘障證明的,你要注意一下喔。」我的聽力師拿著一份剛剛檢查好的聽力報告,走進來門診跟我說。

「好,請標哥進來...」我話還沒說完,標哥自己就闖進來了。

「主任主任,診斷書趕快幫我開一開,我急著要走。外面的兄弟還等著我去喝酒呢。」標哥用他一貫的流氓口氣跟我說。

「標哥,不好意思,今天的檢查不符合開診斷書的條件耶。」

「蝦咪?」他大吼ㄧ聲,同時ㄧ拳重重地敲在我的桌上。

「這這這是..」我嚇ㄧ跳。「這是因為政府財政困難,調高了申請補助的資格,所以你現在已經不能符合申請殘障證明的條件了。」

「#$¥」他三字經出口。「主任,你想找我麻煩是不是?」「怎麼以前可以,現在不可以?」「你趕快給我開一開。」

「標哥,這真的是新規定。」我本來還想再解釋。可是抬頭一看,發現他眼睛睜地大大圓圓的,臉上青筋暴露,ㄧ副已經要爆炸的樣子。我馬上轉念,事緩則圓,「不然,下個月再幫你做一次檢查,看看那時候的結果再說。」心裡希望他那時候就忘了這件事。

「你說的吼,到時候你一定要開診斷書給我。」說完逕自轉頭,急著去喝酒,走了。完全沒有理會我所講的「要看那時候的結果再說」...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爛醉標哥闖門診

「我要來拿我的診斷書。」一個月後,滿身酒氣的標哥,突然搖搖晃晃地闖進我的門診。喝醉了的他,在診間大吵大鬧,非拿到診斷書不罷休。我們通報了警衛室與院長室,最後爛醉的標哥被警察帶到派出所,我鬆了ㄧ口氣,以為又過了一關。

二天之後,我在看門診。砰的一聲,門被踹開。標哥興師問罪來了。「陳主任,你叫我一個月後來拿診斷書,我按照你說的時間來,你卻把我送到警察局,你活得不耐煩了?」說著,隨手舉起ㄧ隻滅火器,做勢往下砸。這時我怕他傷到了房間內,已經嚇傻了的看診病人及醫護小姐。「標哥不要這樣子,我會幫你解決你的問題。」趕快使岀緩兵之計,先讓他冷靜一點。「你先去做檢查,我會馬上請示醫院該怎麼處理。」趁他去作檢查的時候,趕快打電話給行政長官,告訴他們有這件事情。

「光超,你絕對不可以開診斷書給他,否則你就是偽造文書,你自己要負責。」

「可是今天不開給他,他一定會打人,會把我們診間砸爛。」

「你就是不可以開,偽造文書可是刑事罪。你若開了不實的診斷書,你就要負刑責。」

「可是他就在我們房間外面啊!」

「你就想辦法讓他離開啊,但是不准開診斷書給他。」

「那萬一他又再回來怎麼辦?不是更糟糕嗎?」

「不會,若是他要回來,我會下令不准讓他掛號。」

「那萬一他直接跑來門診找我怎麼辦?」

「不會啦!不會有那麼盧的病人啦。」

「切記,不准開診斷書給他。」長官說完就把電話掛了!

我知道今天不開診斷書給他不行,所以我只好照實寫明標哥的聽力損失為58分貝 (60分貝以上的聽損,大概就可以符合殘障最低標準。)給不給通過,就看社會局的審查結果了。

「你不要唬弄我噢!」標哥指著我說。

「標哥,我們都是按照規定來做。發不發殘障卡是社會局的權責。」「我診斷書不是寫給你了嗎?其他的你要去跟社會局說啊。」我想盡辦法打發他,希望讓他趕快離開,從此就「識大體」的不再回來。

幫派病患,醫師好怕怕

「我的老大可是赫赫有名的XXX」「你敢騙我,我的老大會讓你們醫院沒辦法開門。」「#^*&%+¥」他連說了一連串的狠話,可是我沒法聽清楚。這時候,才發現有一個很大塊暗紅色的檳榔,在他嘴巴裡面肆無忌憚地翻滾著,礙到他講話。

目送他大搖大擺地離開後,我趕快打電話給醫院公關,詢問是否真的有標哥口中的這位幫派大哥。答案竟然是真有其人,而且醫院還有他的電話。

我拿起電話就打。

「是的,標仔曾經是跟我的小弟。」幫派大哥回答。

我把事情原委向他說明,請他幫個忙,管束一下他的小弟。

「幫忙管一下?」「這個我沒有辦法。我剛剛說過,他只是曾經當過我的小弟,現在已經不是了。」「標仔,這個人囂哮(台語:瘋癲)。講不聽,到處惹事,胡亂來。他就是因為不守幫規,才被我趕出去,你最好離開他遠一點。」接下來他說了一句讓我驚恐不已的話。

幫-派-大-哥--說--:「他還會亂潑人硫酸!」

我在明,敵在暗

天啊!他還會亂潑硫酸!我不敢想像我被潑硫酸會怎樣。我趕快打電話給我的長官,報告有這個情況。長官倒是很鎮靜,他說:

「光超,你放心,我會派警衛在你的診間門口站崗保護,並且跟派出所備案,請他們加強巡邏。」

「可是萬一他混進來,向我潑硫酸怎麼辦?」

「唉呀!這是他嚇嚇你的啦,不會發生這種事情的啦。」「難道為了他,你門診就要關了嗎?」

「我不想冒著被潑硫酸的危險,我還是把診斷書開給他好了。」

「絕對不可以,你要當一個有原則的醫師。」長官回答的 超 級 輕 鬆。

接下來的兩個禮拜的門診,相安無事,只是在看每個病人之前,都得先回答他們的問題,「為什麼你的門口會有警衛站著,是總統要來嗎?」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倩倩,今天警衛去哪了?」我問我的門診小姐。因為我進來的時候沒有看到站崗的警衛。

「不知道耶,我也沒看到,我打電話去問問。」

「主任,他們說兩禮拜過去,都沒什麼事情,應該不會有事了,他們不來了。」

「蛤,才兩個禮拜,就撤退了,未免也太小看對方的耐性了吧!」我們的門診都是定時定點,外人很容易找到我們。何況敵暗我明,警衛簡直不把我的安全放在眼裡。我心裡雖然害怕,但掛號的病人已經那麼多,又不能臨時停診,只好硬著頭皮冒險繼續看下去。

警衛快來診間救我

當我正為ㄧ位從澳洲應聘來台的游泳教練看診時,標哥,噢,不對,是 -- 硫酸哥,突然現身闖進來,手上握著不知道裡頭裝著什麼東西的酒瓶,來勢凶凶,滿嘴幹醮的話。

「$@#&¥$,你為什麼不讓林杯(台語:你老子)掛號?」「你心虛了嗎?」

「我,我沒有不讓你掛號!」我用顫抖的聲音支支吾吾的回答,背脊不受控制地涼了起來,喉嚨突然覺得很乾,想吞口水卻又吞不下去。我真的嚇壞了!

「你開什麼診斷書?」「社會局不給我殘障手冊。」他拒絕坐下,以隨時可以發動攻擊的姿勢站著,惡狠狠地說著。

「我,我,上,上次不是跟你說過,我在診斷書上,已經紀錄你有58分貝的聽力損失,是社會局在決定發不發給你殘障卡呀。」「我在上面確實寫了你有聽力損失。」我想辦法跟他拗,也祈求警衛趕快到來。

「林杯,在社會混了這麼久。」「你還在唬爛我!」「社會局的小姐說,不是她不給,是醫師沒有勾註符合殘障手冊發放標準。」

好一個社會局的小姐,一定也是被這個硫酸哥給嚇到,就把核准與否的責任,全推到我的身上。

「上次把我送到警察局,還沒找你們醫院算帳!」硫酸哥的新仇舊恨全被激起來了。一手把桌上整疊的病歷推倒,散落一地。又一腳把診間的椅子踢飛。我聽到我的門診小姐尖叫聲,才發現她早就嚇得縮在角落裡,根本就沒有打電話叫警衛。

「標哥,標哥,你不要衝動。」「診斷書這個事情我們可以處理好,不要不小心讓其他的病人受傷了。」「診間裡面的事情,是由我醫師負責。」「不要把小姐嚇壞了。」我勉強鼓起勇氣,告訴他有事要找我,不要傷到無辜。

「標哥,你的診斷書呢?」「可不可以拿給我?」同時,我拿起電話打給我的長官。「上次我跟您報告的那位,要開診斷書的病人,現在來到我診間了。」我的原意是要讓他知道我有危險,請他趕快派警衛過來。

不料他劈頭就回答「你還是不可以開不實的診斷書給他。」

診斷書讓我身陷險境

這時,碰的ㄧ聲,硫酸哥重重地把他的酒瓶像蓋大印章似地放到桌上,一把搶走我的話筒,丟在桌上。「你不用再打電話了,你現在就給我寫上『符合殘障手冊的標準』這幾個字。」他指著我桌上的那份診斷書說。

好漢不吃眼前虧,我不管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幹嘛為了一個診斷書,讓我自己永無止境地身陷險境。

當標哥滿意地拿著他的診斷書轉身離開後,診間突然安靜下來。安靜到可以聽到,被他摔在桌上的電話筒,還在傳出「你不可以亂開診斷書給他,否則......」的指令。

這時,這位高大的澳洲人站起身子,我才猛然發覺他一直蹲在標哥的後面。他跟我說,他聽不懂我們在說些什麼。但是他知道,情況很危險。他眼前的這個人隨時會動粗,所以他蹲到他的後面預備。萬一確定他要打我了,他會跳起來,從後頭把他抱住,以確保我的安全。OMG,一向都是醫師在救病人的,沒想到今天是病人想要救我!真是奇特的一天!

故事結束!這件事情還好沒有造成任何人的傷害。但是還有一個令人吐血的小插曲。

殘障卡pass真好用

我在看門診。突然間「陳主任」,有人擅自開門叫我。我抬頭一看,是標哥。我馬上站起來想逃,因為餘悸猶存!沒想到標哥以「算是禮貌」的微笑跟我說「陳主任,我特地要來跟你說謝謝的。」

「哦!」我立刻停止了逃跑的動作。「你拿到殘障手冊了?」他笑著點點頭。「你不用為了拿到殘障卡而回來謝謝我呀!你不需要這麼麻煩,不用這麼客氣啦!」我嘴巴雖然這麼說,其實心裡是希望他,永遠不要再回來。

「不是啦,不是啦!」「昨天我開車,碰到警察臨檢。」「你知道我是有案底的,可是我把殘障卡拿出來揮一揮,警察就讓我過了。」

「你給我的這個pass,真是好好用啊,謝謝你喔!」

#€£¥$@&, 此時我只能把,由他嘴裏學到的那些幹醮話,在心裡對他ㄧ遍又一遍地罵回去。


▍按讚加入《元氣網粉絲團》,提供你最豐富的健康訊息:

重聽
聽損
聽力障礙
陳光超
醫師公衛

陳光超

亞東醫院人工耳蝸中心主任

相關文章

猜你喜歡

學會放手別看守 讓照顧者走下去

日本腦炎流行高峰 一個月爆5例

黃斑部病變 銀髮族視力殺手

床墊怎防潮?業者:建議5年換一次

「人間過客」黃宜儀 妹妹39歲病死後想自己怎麼活?

你有白袍高血壓嗎? 別自己嚇自己!

防年老憂鬱 醫師建議「3動3自主」

老也是種滋味!不受年齡束縛的新老精神

蛋妹「阿嬤雷達」一打開 街頭身影個個超驚豔

決心真的白頭偕老!她戒20年染髮癮

皺是有型!68歲朱平:第三生命才剛開始

祖墳出問題?求神無用 幻聽兄妹確診「思覺失調症」

梅雨鋒面遠離小心了 高溫曝曬也可能中風

成人也需要肺炎鏈球菌疫苗注射?

八仙塵爆2周年了 醫:初級治療應更精進

保護大腦健康 專家教你選好油

久站不愛動 竟急性肺動脈栓塞

內視鏡切除2癌 她保住2器官

感冒症狀莫輕忽 中藥茶飲防惡化

我是有名字的人!你看起來不像65歲呀,是稱讚?

醫師研究:晃動捷運車廂滑手機 好傷眼

爺奶拍寫真〝時髦! 我要年輕50歲〞

北市抽驗40件產品 驗出28件茶葉農藥殘留

捷運低頭族 1成視力變差

加防腐劑?瓶裝茶做了什麼,為何可以久放?

跌倒腦傷不自知 退休師突半癱送急診

8個中暑高危險群 高溫下更要補水、防曬

頻尿害他不敢出門旅遊 醫師教幾招練忍尿

「老年定義,我說了算!」解放年齡 老來俏白髮潮

你家多久沒換?床墊發霉讓他肺長滿黴菌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