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陳光超/潑硫酸的標哥

2016-02-16 13:00聯合新聞網 陳光超

若是出生就知道有極重度聽力障礙的小朋友,我們會鼓勵他盡早接受人工耳蝸的手術,最好在一歲前就進行治療。

可是人工耳蝸的費用非常昂貴,家裡有這麼小的聽障小朋友,他們的父母親,大部分都還很年輕,很多是沒有能力支付這筆費用。

幸好我們的政府提供30萬至60萬元的補助,幫助這些有聽障兒童的家庭。每次到了申請人工耳蝸補助的季節,我們都需要開出很多份的殘障證明,讓他們去申請這些補助。

總是大聲嚷嚷的標哥

在寫這些聽力殘障診斷證明時,不禁讓我想起了ㄧ個人-------- 標哥。

留著多年不變五分頭的標哥,從他不修邊幅的外表,黑黑的皮膚,擁有不是大大的眼睛,而是大大的眼袋,骯髒的領口,沾滿檳榔汁的嘴角,配上永遠積滿綠色菜渣的牙齒,就可以知道他有多麼不在乎別人怎麼看他了。

當然他也不管別人等了多久,只要到了門診,就自己打開門闖進來,大聲嚷嚷要先看病,心中從來就沒有「排隊」這個動詞。他為什麼總是大聲嚷嚷,原因是有一個小小的秘密,他有輕度的重聽聽力有問題的人,因為他們會以為別人也聽不到,所以講話都會比較大聲。標哥也因爲有重聽,而領有輕度的殘障證明卡。

「主任,這位病人的殘障卡已到期。可是以內政部新公佈的標準,他是不符合拿到殘障證明的,你要注意一下喔。」我的聽力師拿著一份剛剛檢查好的聽力報告,走進來門診跟我說。

「好,請標哥進來...」我話還沒說完,標哥自己就闖進來了。

「主任主任,診斷書趕快幫我開一開,我急著要走。外面的兄弟還等著我去喝酒呢。」標哥用他一貫的流氓口氣跟我說。

「標哥,不好意思,今天的檢查不符合開診斷書的條件耶。」

「蝦咪?」他大吼ㄧ聲,同時ㄧ拳重重地敲在我的桌上。

「這這這是..」我嚇ㄧ跳。「這是因為政府財政困難,調高了申請補助的資格,所以你現在已經不能符合申請殘障證明的條件了。」

「#$¥」他三字經出口。「主任,你想找我麻煩是不是?」「怎麼以前可以,現在不可以?」「你趕快給我開一開。」

「標哥,這真的是新規定。」我本來還想再解釋。可是抬頭一看,發現他眼睛睜地大大圓圓的,臉上青筋暴露,ㄧ副已經要爆炸的樣子。我馬上轉念,事緩則圓,「不然,下個月再幫你做一次檢查,看看那時候的結果再說。」心裡希望他那時候就忘了這件事。

「你說的吼,到時候你一定要開診斷書給我。」說完逕自轉頭,急著去喝酒,走了。完全沒有理會我所講的「要看那時候的結果再說」...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爛醉標哥闖門診

「我要來拿我的診斷書。」一個月後,滿身酒氣的標哥,突然搖搖晃晃地闖進我的門診。喝醉了的他,在診間大吵大鬧,非拿到診斷書不罷休。我們通報了警衛室與院長室,最後爛醉的標哥被警察帶到派出所,我鬆了ㄧ口氣,以為又過了一關。

二天之後,我在看門診。砰的一聲,門被踹開。標哥興師問罪來了。「陳主任,你叫我一個月後來拿診斷書,我按照你說的時間來,你卻把我送到警察局,你活得不耐煩了?」說著,隨手舉起ㄧ隻滅火器,做勢往下砸。這時我怕他傷到了房間內,已經嚇傻了的看診病人及醫護小姐。「標哥不要這樣子,我會幫你解決你的問題。」趕快使岀緩兵之計,先讓他冷靜一點。「你先去做檢查,我會馬上請示醫院該怎麼處理。」趁他去作檢查的時候,趕快打電話給行政長官,告訴他們有這件事情。

「光超,你絕對不可以開診斷書給他,否則你就是偽造文書,你自己要負責。」

「可是今天不開給他,他一定會打人,會把我們診間砸爛。」

「你就是不可以開,偽造文書可是刑事罪。你若開了不實的診斷書,你就要負刑責。」

「可是他就在我們房間外面啊!」

「你就想辦法讓他離開啊,但是不准開診斷書給他。」

「那萬一他又再回來怎麼辦?不是更糟糕嗎?」

「不會,若是他要回來,我會下令不准讓他掛號。」

「那萬一他直接跑來門診找我怎麼辦?」

「不會啦!不會有那麼盧的病人啦。」

「切記,不准開診斷書給他。」長官說完就把電話掛了!

我知道今天不開診斷書給他不行,所以我只好照實寫明標哥的聽力損失為58分貝 (60分貝以上的聽損,大概就可以符合殘障最低標準。)給不給通過,就看社會局的審查結果了。

「你不要唬弄我噢!」標哥指著我說。

「標哥,我們都是按照規定來做。發不發殘障卡是社會局的權責。」「我診斷書不是寫給你了嗎?其他的你要去跟社會局說啊。」我想盡辦法打發他,希望讓他趕快離開,從此就「識大體」的不再回來。

幫派病患,醫師好怕怕

「我的老大可是赫赫有名的XXX」「你敢騙我,我的老大會讓你們醫院沒辦法開門。」「#^*&%+¥」他連說了一連串的狠話,可是我沒法聽清楚。這時候,才發現有一個很大塊暗紅色的檳榔,在他嘴巴裡面肆無忌憚地翻滾著,礙到他講話。

目送他大搖大擺地離開後,我趕快打電話給醫院公關,詢問是否真的有標哥口中的這位幫派大哥。答案竟然是真有其人,而且醫院還有他的電話。

我拿起電話就打。

「是的,標仔曾經是跟我的小弟。」幫派大哥回答。

我把事情原委向他說明,請他幫個忙,管束一下他的小弟。

「幫忙管一下?」「這個我沒有辦法。我剛剛說過,他只是曾經當過我的小弟,現在已經不是了。」「標仔,這個人囂哮(台語:瘋癲)。講不聽,到處惹事,胡亂來。他就是因為不守幫規,才被我趕出去,你最好離開他遠一點。」接下來他說了一句讓我驚恐不已的話。

幫-派-大-哥--說--:「他還會亂潑人硫酸!」

我在明,敵在暗

天啊!他還會亂潑硫酸!我不敢想像我被潑硫酸會怎樣。我趕快打電話給我的長官,報告有這個情況。長官倒是很鎮靜,他說:

「光超,你放心,我會派警衛在你的診間門口站崗保護,並且跟派出所備案,請他們加強巡邏。」

「可是萬一他混進來,向我潑硫酸怎麼辦?」

「唉呀!這是他嚇嚇你的啦,不會發生這種事情的啦。」「難道為了他,你門診就要關了嗎?」

「我不想冒著被潑硫酸的危險,我還是把診斷書開給他好了。」

「絕對不可以,你要當一個有原則的醫師。」長官回答的 超 級 輕 鬆。

接下來的兩個禮拜的門診,相安無事,只是在看每個病人之前,都得先回答他們的問題,「為什麼你的門口會有警衛站著,是總統要來嗎?」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倩倩,今天警衛去哪了?」我問我的門診小姐。因為我進來的時候沒有看到站崗的警衛。

「不知道耶,我也沒看到,我打電話去問問。」

「主任,他們說兩禮拜過去,都沒什麼事情,應該不會有事了,他們不來了。」

「蛤,才兩個禮拜,就撤退了,未免也太小看對方的耐性了吧!」我們的門診都是定時定點,外人很容易找到我們。何況敵暗我明,警衛簡直不把我的安全放在眼裡。我心裡雖然害怕,但掛號的病人已經那麼多,又不能臨時停診,只好硬著頭皮冒險繼續看下去。

警衛快來診間救我

當我正為ㄧ位從澳洲應聘來台的游泳教練看診時,標哥,噢,不對,是 -- 硫酸哥,突然現身闖進來,手上握著不知道裡頭裝著什麼東西的酒瓶,來勢凶凶,滿嘴幹醮的話。

「$@#&¥$,你為什麼不讓林杯(台語:你老子)掛號?」「你心虛了嗎?」

「我,我沒有不讓你掛號!」我用顫抖的聲音支支吾吾的回答,背脊不受控制地涼了起來,喉嚨突然覺得很乾,想吞口水卻又吞不下去。我真的嚇壞了!

「你開什麼診斷書?」「社會局不給我殘障手冊。」他拒絕坐下,以隨時可以發動攻擊的姿勢站著,惡狠狠地說著。

「我,我,上,上次不是跟你說過,我在診斷書上,已經紀錄你有58分貝的聽力損失,是社會局在決定發不發給你殘障卡呀。」「我在上面確實寫了你有聽力損失。」我想辦法跟他拗,也祈求警衛趕快到來。

「林杯,在社會混了這麼久。」「你還在唬爛我!」「社會局的小姐說,不是她不給,是醫師沒有勾註符合殘障手冊發放標準。」

好一個社會局的小姐,一定也是被這個硫酸哥給嚇到,就把核准與否的責任,全推到我的身上。

「上次把我送到警察局,還沒找你們醫院算帳!」硫酸哥的新仇舊恨全被激起來了。一手把桌上整疊的病歷推倒,散落一地。又一腳把診間的椅子踢飛。我聽到我的門診小姐尖叫聲,才發現她早就嚇得縮在角落裡,根本就沒有打電話叫警衛。

「標哥,標哥,你不要衝動。」「診斷書這個事情我們可以處理好,不要不小心讓其他的病人受傷了。」「診間裡面的事情,是由我醫師負責。」「不要把小姐嚇壞了。」我勉強鼓起勇氣,告訴他有事要找我,不要傷到無辜。

「標哥,你的診斷書呢?」「可不可以拿給我?」同時,我拿起電話打給我的長官。「上次我跟您報告的那位,要開診斷書的病人,現在來到我診間了。」我的原意是要讓他知道我有危險,請他趕快派警衛過來。

不料他劈頭就回答「你還是不可以開不實的診斷書給他。」

診斷書讓我身陷險境

這時,碰的ㄧ聲,硫酸哥重重地把他的酒瓶像蓋大印章似地放到桌上,一把搶走我的話筒,丟在桌上。「你不用再打電話了,你現在就給我寫上『符合殘障手冊的標準』這幾個字。」他指著我桌上的那份診斷書說。

好漢不吃眼前虧,我不管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幹嘛為了一個診斷書,讓我自己永無止境地身陷險境。

當標哥滿意地拿著他的診斷書轉身離開後,診間突然安靜下來。安靜到可以聽到,被他摔在桌上的電話筒,還在傳出「你不可以亂開診斷書給他,否則......」的指令。

這時,這位高大的澳洲人站起身子,我才猛然發覺他一直蹲在標哥的後面。他跟我說,他聽不懂我們在說些什麼。但是他知道,情況很危險。他眼前的這個人隨時會動粗,所以他蹲到他的後面預備。萬一確定他要打我了,他會跳起來,從後頭把他抱住,以確保我的安全。OMG,一向都是醫師在救病人的,沒想到今天是病人想要救我!真是奇特的一天!

故事結束!這件事情還好沒有造成任何人的傷害。但是還有一個令人吐血的小插曲。

殘障卡pass真好用

我在看門診。突然間「陳主任」,有人擅自開門叫我。我抬頭一看,是標哥。我馬上站起來想逃,因為餘悸猶存!沒想到標哥以「算是禮貌」的微笑跟我說「陳主任,我特地要來跟你說謝謝的。」

「哦!」我立刻停止了逃跑的動作。「你拿到殘障手冊了?」他笑著點點頭。「你不用為了拿到殘障卡而回來謝謝我呀!你不需要這麼麻煩,不用這麼客氣啦!」我嘴巴雖然這麼說,其實心裡是希望他,永遠不要再回來。

「不是啦,不是啦!」「昨天我開車,碰到警察臨檢。」「你知道我是有案底的,可是我把殘障卡拿出來揮一揮,警察就讓我過了。」

「你給我的這個pass,真是好好用啊,謝謝你喔!」

#€£¥$@&, 此時我只能把,由他嘴裏學到的那些幹醮話,在心裡對他ㄧ遍又一遍地罵回去。

重聽
聽損
聽力障礙
陳光超
醫師公衛

陳光超

亞東醫院人工耳蝸中心主任

相關文章

猜你喜歡

6歲黏手機 近視飆到500度

水痘疫情升高 上周就診人次創今年紀錄

多吃杏鮑菇 可以降3高

減重、健身保健品可能含「違禁」成分 恐傷身

消基會抽檢兒童高腳椅 塑化劑超標

低濃度散瞳劑治近視  北市擬引進

冬天吃南瓜 暖胃也暖心

被褥未洗就重用 男童全身癢又紅

嫩薑、粉薑、老薑 誰比較容易發芽?能吃嗎?

薑黃過時了…2018超級食物新星是?

骨整合手術 近期引進台灣

脖子腫又難呼吸 就醫驚見拳頭大的甲狀腺瘤

杭菊怎麼分台灣產和大陸產?專家教你這3招

美國《預防》雜誌掛保證 原來咖啡好處這麼多

5種天然勾芡法 一次學會

精神疾病總有一天會完全康復 回到人生正常軌道嗎?

子宮肌瘤開刀 還會復發嗎?

醫界說書人蘇上豪 飽受僵直性脊椎炎之苦

別再亂傳了!草莓使用勃激素(GA)對人體無害

影/病患體內藏細菌 馬偕引進快抓設備

骨折細菌入侵 阿嬤痛到不能走

市售添加催熟劑的水果 吃了會傷身嗎?

打長照硬仗難靠政府 聰明計畫才能提升戰鬥力

我愛吃火鍋/蔬菜羊肉鍋 簡便又營養

微創釘加微創支架 腰椎手術新發展

她真的是88歲嗎?西本喜美子學攝影、出版寫真集

內視鏡甲狀腺手術 變唐老鴨風險降

餐餐薑母鴨、羊肉爐憂爆血管 自費洗血脂可緩解嗎?

防失智、助睡眠…沒事多按大拇指 好處多

蕃茄、檸檬、柿子 多吃這些蔬果防甲狀腺癌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