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陳光超/十根壓舌板

2015-07-20 12:18聯合新聞網 陳光超

我的職場生涯有很多的意外,到北投振興醫院更是意外中的意外。在我當總醫師的時候,就曾經來過這家醫院支援門診。那時候,坐在門診一整個下午,一個病人也沒有看到;看到的就是落地窗外,紅色的磚牆,湛藍的天空,飄移的白雲,巧妙搭配著綠意盎然的草地。時間到了領了車馬費就走人,好寫意!

到這家醫院支援門診,我都稱之為--坐以待「幣」的任務!新台幣的幣!既然我對這家醫院的印象是如此,自然不可能把它當作是我養家活口的地方。

但是命運就是這樣的驚奇。

1996年中,我接到我老師的指示,在當年12月可以回到台北榮總任職。於是我依規定向當時所在的醫院提出辭呈,預計公文走完流程,剛好在11月底可以離開,無縫接軌12月1號開始的新職位。我沒有料到的是,我的辭呈竟然不僅馬上就准,且馬上生效。而我,馬上就失業了。

這時,時任振興醫院副院長的符振中醫師,力邀我到振興醫院,請我試試把耳鼻喉科建立起來。我想,反正12月1日榮總才能開缺給我,趁這兩個月無業,再到振興醫院「坐以待幣」也不錯,就這樣以過客的心態,來到了當時ㄧ天總門診量只有100多人的振興醫院。

報到當天,看著與記憶中,仍然相同的綠油油院區,藍藍的天,依舊飄著ㄧ抹白雲,心裡第一次浮現出,「如果」在這裡工作蠻幸福的感覺。但這種期待馬上被拉回現實,因為我要求參觀一下耳鼻喉科必備的聽力室,當場被告知本院從來就沒有聽力檢查室,不僅如此,我沒有開刀房,手下沒有醫師,也沒有護士小姐。我趕緊拿出我剛剛領到醫院發的官章,上面確實是刻著「耳鼻喉科主任」字樣,怎麼會這樣?「校長兼撞鐘」真實的發生在我身上。

門診的情況更另類,診療檯上什麼都沒有。只有一個耳鼻喉用的反射鏡,而且ㄧ看就知道是ㄧ個古董,因為是用皮革製造,是我生平首見。由於年代久遠,皮革表面已經龜裂呈土黃色。

忍不住問了我的跟診小姐,我「們」耳鼻喉科到底有什麼器械可以用?

「主任,有十根壓舌板!」她很篤定的回答。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總共只有十.....十根壓舌板?」「這怎麼夠用...」「報告主任,足夠的,足夠的,不用擔心。」「妳有快速消毒鍋,十根用完馬上進鍋消毒?這樣來的及嗎?」「主任,十根壓舌板夠你用了,因為總共只有四個人掛號,目前報到的ㄧ位而已。」「怎麼這麼少人?外面大廳沙發坐了不少人呀!」「哦,那些多數是負責跑對面榮總的藥商,中午溜到我們醫院吹免費冷氣來午睡的。」# & $ @?.....

當晚,我打電話給我的老師張教授,告訴他這裡的前景很不樂觀,請他務必把榮總的位置保留給我。他說這不是問題,「但你還有一個月,把握當下,全力一試。」「你是一個適合打天下的人!」就衝著這句話,我帶著10根壓舌板大軍,開始了另一個打天下的新工作。

我這陽春科主任,與當時還在其他醫院當住院醫師的老婆大人,立馬開始整理過去病人的資料,我打電話,她寫明信片,通知他們我已轉到振興醫院。感恩的是,電話沒打幾通,明信片也還沒寄出,那時也沒有互聯網,過去的病人,卻可以像朋友一樣的,紛紛回到我的門診找我,讓我的門診人數從第一天的掛號四人,實際看診一人,到了月底時,就成長到實際看診37人,佔全振興門診人數的1/5。這讓我信心大增,也體會到我的病人群都是針對我來的,而不是看醫院的招牌來的。

他們都是拜佛不拜廟,我再也不用擔心將來轉換醫院病人會流失的問題。因此,我又報告張教授,我決定不回榮總,繼續留在振興醫院打天下。

由於整個耳鼻喉科就只有我一人,一年365天都是我值班,為了處理那些半夜魚刺卡到喉嚨的,流鼻血的,....每天夜裡都不得眠。為了讓我自己可以休息,在我做手術的時候,我心裡就會一直想著,做這個手術的時候,要怎麼樣讓病人不會覺得痛,以免半夜護士小姐因為病人痛而叫我;也會想著如何讓病人不流血,以免半夜因為出血而被緊急召來;更會想到如何開刀,才能確保病人安全無恙地一覺到天亮,我也可以半夜不用再來醫院。

因此我養成了在手術中,每一個步驟都要小心謹慎,做得確實到位。絕對不心存僥倖,不敢有「這樣大概不會再滲血了」的想法,而是要止血止到我安心為止。

當然有時也會有想要偷工減料的邪念,這時我都會警告我自己「不能辜負病人對你的信任」,而且偷這一點的懶,將會換來深夜還要再來醫院處理併發症的後果,病患及我自已都痛苦,絕對是划不來的愚蠢念頭。就是這樣慢慢培養出來的基本功,讓我在不論是耳,鼻,喉或是頭頸癌的各種手術,不僅能得到很好的結果,而且病患術後都覺得沒有想像中的疼痛,更很少回來掛急診。藉由病人們的口耳相傳,我的部門就開始快速起飛了。

除了關注自己部科成長之外,我也想對醫院其他科部貢獻一點心力,因此向醫院自動請纓,擔任振興醫院公關,整合媒體及記者的各種資源,希望破除ㄧ般民眾對振興醫院「只是服務黨國官員」的迷思,提升醫院的知名度。延續十多年的醫院媒體年終忘年會,就是我當年首創。

那時的我們的醫院門可羅雀,計程車司機都不願到振興排班,沒有車的病人都得走到榮總附近才能找到計程車,非常不便。我以負責醫院公關的身分,到榮總前的排班計程車「拉客」,找到在路邊聊天的三位運將,請他們改到振興醫院排班。一開始他們當然不願意,認為振興醫院的環境不友善,客人太少。

除了承諾他們免費停車之外,我還告訴他們,有很多住在中南部的病人來振興醫院做心臟手術,他們出院回去是不能坐飛機的,只要他們到振興醫院排班,就常常有機會載到這些遠程的病人,會比在榮總排班好賺錢。

就這樣,振興醫院開始有了個位數字的排班計程車。對於這些少數願意來振興排班的計程車,每天中午,我都會自掏腰包,抱著ㄧ箱清涼的飲料,到醫院門口跟他們分享。直到年底,有了11輛固定在我這裡排班的計程車,運將加上我共十二人,在附近餐廳辦了一桌吃尾牙,並同時決議成立振興車隊。

從烏合之眾,變成有組織且持續成長到現在的車隊。可惜後來我卸下公關職務,只有編號前10號,烏合之眾時期就來的司機我才認識,之後的龐大振興車隊隊員就不曾讓我奉過冰茶了。

從只有十根壓舌板的科室開始,到聞名於海峽兩岸,然後又在非預期的情況之下離開待了18年的醫院。我的職場生涯真是意外連連。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回首過去這幾年,有可能是我職場生涯最輝煌的時光。很多朋友都勸我不要離開我一手創建的小王國,離開自己的舒適圈。但我一直認為,我還可以為病人,為大眾做更多的事。所以我選擇離開,尋求另一個更具挑戰性的戰場。我的想法是,假如我失敗了,那就證明了我的能力在振興醫院時,就已經到了極限。若是這樣,我會對能力有限的我自已有些失望,但是會歡喜接受,因為我已經盡力。我不能接受的是,為了不敢離開舒適圈,沒有全力ㄧ試,而失去圓夢的機會。那才是真的會讓我懊悔不已!

這時,我突然聽到任賢齊的歌「再出發」------ 再出發,再出發吧,你有十根壓舌板----

(後記)我很幸運,一路有貴人相助。我的家人,張學逸教授及在榮總的師長,讓我成為成熟的外科醫師,惠我良多。辜嚴倬雲董事長及劉榮宏院長的大力栽培,讓我擁有國際的知名度。李學禹及劉殿禎兩位教授在我們什麼都還不是的時候,適時的幫助過我。在此一併致謝感恩!

陳光超
耳鼻喉科

陳光超

亞東醫院人工耳蝸中心主任

延伸閱讀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