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到底什麼時候會死?」 被逼入絕境的家屬

2017-09-14 12:49元氣網 新自然主義

【本文選自新自然主義《輕鬆自在走好最後一哩路》,川嶋朗著】

很多有生病長輩需要照料的家庭,都懷抱著難以承受照顧重擔的苦惱,只是程度有所差別罷...
很多有生病長輩需要照料的家庭,都懷抱著難以承受照顧重擔的苦惱,只是程度有所差別罷了。 情境圖/ingimage

「希望老人家快點死」-被逼入絕境的家屬

久病床前無孝子的案例,我在看診的時候也曾經碰過。

有一次,病人的家屬問我:「醫生,得到阿茲海默症的人多久會死?」

「阿茲海默症是一種預後不佳的疾病,患者通常在幾年內就會死亡。」聽完我的說明以後,家屬表示當初主治醫師也是這麼說,所以就找了一家貴一點的照護中心。

沒想到入住的時間超出預期,到了第二年春天,積蓄都快花光了,可是,病人看起來還是元氣飽滿。

「醫生,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到底什麼時候會死?」

面對家屬的提問,我只能夠回答:「不知道。」這位得了阿茲海默症的患者是一位八十歲的老年人,提問的家屬則是他五十多歲的兒子。

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會被問到類似的問題,其他醫生也經常被問到。很多有生病長輩需要照料的家庭,都懷抱著難以承受照顧重擔的苦惱,只是程度有所差別罷了。

照顧高齡者並非單一問題,後續引發的經濟壓力以及照顧過程中產生的精神負擔,進而造成憂鬱和自殺等等結果,已經成為現代社會的隱憂。

大家對歌手清水由貴子的新聞應該還記憶猶新吧。二○○九年四月,清水由貴子因長年照顧八十歲的母親不堪負荷,選擇了自殺之路。清水的母親患有老年失智症,需照顧的等級被判定是最嚴重的「要介護五」(註:指需要長期照護五級,即飲食、排泄、生活起居等全部無法自理,也沒有行走能力,並有行為問題及理解力喪失問題)。清水最後被發現倒在父親的墓前,臉埋在一個充滿了硫化氫的黑色塑膠袋裡,她的母親則神志不清地坐在一旁的輪椅上。

名人自殺總是令人震驚,不過,類似的案例應該不少。在少子化與高齡化同時加劇的情況下,未來要負擔照顧耄耋父母的子女勢必越來越多,可以想見最壞的結果將是:子女為了照顧父母,辭去工作;因為辭去工作,沒了收入。當未來只剩下惶恐和不安時,當事人所承受的壓力累積到臨界點,終於引爆憂鬱症,最後就是以自殺來結束一切。

根據統計,日本每年有三萬多人自行了斷生命,其中超過一萬人是六十歲以上的老年人。

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擔心自身的健康問題」是最主要的自殺原因。值得注意的是,因「照顧重擔感到心力交瘁」而走上不歸路者,每年有三一七人(二○一○年警察廳自殺動向),其中一半以上都是年逾六十的老年人,這些都是一邊承受著自身年老體衰的壓力,一邊仍得背負照顧親人及配偶責任的「老老照顧者」。經濟苦、病痛苦,再加上身邊又沒有半個可以商量的人,孤獨難以排遣,自殺的念頭自然浮現。當走不到盡頭時,帶著家人一起陪葬,或夫殺妻、子弒親之類的人倫悲劇就可能發生了。

今後,老老照顧的情況若是加劇,諸如此類的人倫悲劇輪番上演,可是一點也不奇怪。

「信濃每日新聞社」曾針對失智症家屬的照護實況做問卷研究,結果顯示每六位失智症家屬中,就有一人曾經因精神無法負荷而動過自殺或一起輕生的念頭,甚至還有照顧者回答「想殺人」或「乾脆去死一死」等令人震驚的答案。現在,家中有失智症病患的人口數已經超過二○○萬人,這麼多人在社會支援不足的情況下,只能獨自在家照顧病患,形單影隻地和失智症奮鬥,上述問卷正好反映出這個現象。

以失智症患者來看,不是有很多「不清楚當事人的意願為何,卻因為別人的意見活著」的病例嗎?失智症發作時,當事人或許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但對周遭的人來說絕對是棘手的。儘管如此,「還是要救活當事人、讓當事人活下去,然後一直維持活著的狀態」的處理方式相當常見。

急診現場的鐵律是:遇有處於死亡邊緣的病患,必須採取一切必要措施全力搶救。如果患者發生呼吸停止,便設法讓他恢復呼吸。患者如果甦醒,則視情況裝上心臟節律器,讓心臟繼續跳動,或接上人工呼吸器維持呼吸,絕不輕言放棄。

對因意外瀕死的傷者,或因中風、心肌梗塞等疾病告危的患者來說,假如預期可以達到社會復歸的目的,那麼,施以這些治療都可以被理解。話說回來,讓老年人接受這些治療來延長生命,與上述急診現場的延命治療並不一樣。在某些情況下,讓病人往生也許是比較好的選擇。很多人即便明白,卻還是讓醫療介入,硬將徘徊在鬼門關前的病人拉回來,而且要求醫生「一定要做什麼」、「一定不要做什麼」的決策者,幾乎都是家屬。

家屬當中,只要有一人問醫生:「應該怎麼辦?」就會有另外一人反問:「如果不處理會怎麼樣?」一旦聽到:「不處理就會死。」家屬的反應馬上變成:「不能讓病人等死,請一定要設法。」

設法的結果是:生命雖然被延長了,但病人卻沒有再清醒過來,家屬見狀,往往對當初的決定感到後悔。我們不能斬釘截鐵地說:「這就是無效醫療」,只能說在醫療和照護現場,諸如此類的延命治療早已司空見慣。

.書名:輕鬆自在走好最後一哩路:幸福全人生,生死皆自主.作者:川嶋朗 ....
.書名:輕鬆自在走好最後一哩路:幸福全人生,生死皆自主
.作者:川嶋朗
.譯者:林雅惠
.出版社:新自然主義
.出版日期:2017/04/24
關於《輕鬆自在走好最後一哩路:幸福全人生,生死皆自主》

為了多活幾天,我們願意付出什麼代價?多數的現代人飽受延命治療的折磨,只求多活幾天,但最後卻抱著遺憾,痛苦地離開人世。曾為無數癌症末期患者診療的川嶋朗醫師,在目睹醫療的種種荒謬和矛盾現象後,深刻體驗到:現代醫療有時只是不讓人死,卻未必能讓人健康和幸福。因此,他在十多年前開始「整合醫療」的診療工作,並且把日常診療中的經驗及心得寫成本書,希望超高齡社會裡的每個人都能幸福生、幸福死。

阿茲海默症
失智症
憂鬱症
高齡化
心肌梗塞

同類文章

「最後一刻,我讓父母急救插管......」諮商心理師:放下悔恨,有時我們的選擇不多

選擇安樂死 最後這麼多人後悔了

整理包/傅達仁在瑞士得善終!安樂死在台灣沒未來嗎?

影/病人自主權法明年上路 每縣市至少一實施醫院

在荷蘭安樂死 約八分之一的人曾反悔

傅達仁今天將安樂死 家人陪伴逛公園

預立醫療納健保?衛福部:未來視成效再議

病主法將上路 預立醫療決定的諮商經費還未喬定

歐洲僅4國允許安樂死 法國慎重辯論中

先後和婆婆、丈夫告別 她學會如何面對死亡的不安感

病房裡 遲到3年的畢業典禮

「我很不快樂,我想死」 澳洲104歲科學家古道爾也在瑞士安樂死

獨老時代來臨 每個人都必須準備面對「孤獨死」?

家屬堅撤病人自簽的放棄急救同意 實習醫嘆「畸形的愛」

罹癌護理師遺願 當學弟妹大體老師

遺願是捐軀體幫助人! 37歲護理師為如願放棄治療

全美第6州?安樂死合法化 新州立法推進

氣切=等死? 醫病共享決策看看這個案例

人何時走完全未知?美研發AI預測臨終 準確度已達90%

被動安樂死合法化 印度最高法院裁定贊成

奇美醫虛擬實境體驗生老病死 7成以上民眾有感

五天內「好死」,人生追求的不過如此!?

厭世長輩常把「我不想活了」掛嘴邊 其實他只是怕孤單死去......

送18歲愛犬安樂死 婦痛哭告別:下一世我們再相會

典禮領不到的人生大獎 黃春明一首詩救女高中生一命

82歲黃春明:罹癌後 才看見自己老

民眾嚮往安樂死?醫:恐不如預想

好命善終評比 嘉市、宜蘭表現亮眼

老年喪偶不是一句「人都會死」就能帶過 長期悲痛嚴重影響健康

他下半身癱瘓照開小黃 乘客感動為堅強的運將打氣

商品推薦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