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吃紅肉跟加工肉一樣危險!但早上多吃這個可降14%腸癌罹患風險

為何當病患說出「我好冷」 急診室醫師就知道有人情況危急了?

2018-08-01 11:40臉譜 文/摘自《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現代醫學的邊境來信,一位人道救援醫師的自白與生命省思》

【文/選自臉譜《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作者詹姆斯.馬斯卡利克】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流動有各種不同的種類。急診室的流動、醫院的流動,還有在人體血管中的流動。身為醫生,我們所受的訓練是要特別留意最後一種。流經我們體內的液體各有不同名稱,例如血液或脊髓液,那是無視於地球引力的變動海洋,會來回滲漏,之後排出。

人體每天都有兩公升的水流出,會透過呼出的霧氣離開,也會透過皮膚與尿液排出。天氣熱的時候會流失比較多,發燒時更多。腹瀉時,大量病菌在你的胃酸中存活下來,在你腸子內大啖食物,有毒的軍隊使你原本你緊密的連結鬆開,於是水分湧出。如果湧出的速度比你補充的速度還快,你就會乾涸,留下的鹽分會使你死亡。

體內的變化是不停歇的。每個零件都會更換,有些部分會故障,或被分解得更小,打造成新的東西。體內的一切必須動個不停,才能創造出新的。如果血管中沒有足夠的液體產生大而緩慢的搏動,把東西四處推,就會以快速的小搏動取代。這麼一來,我們會心跳加速:八十。九十。一百。一百四十。

那可不妙。

再嚴重一點,如果繼續排出水分,心臟就會乾得無法跳動,導致血壓往下掉,開始休克。這個過程開始失靈。這是最後能見到的跡象。

「我⋯⋯好⋯⋯冷。」

聽到這句話,外傷急救室的護理師與急診醫生就知道,有人距離忽然死亡僅有幾步之遙。

這感覺迫在眉睫,即使在記憶中我彷彿也碰觸得到。那種恐懼令人難忘,其他人必須親身感受,才能體會。正因如此,你不能透過電腦教學,或只是捐錢。在試算表上列出死於腹瀉的孩童或死於生產失血過多的產婦人數,並不會不寒而慄。你必須親上火線,與問題搏鬥,同時傾聽哀嚎,才會知道為什麼情況危急。否則就只是個遺憾,無法從中累積出任何長久的成就。

我曾在納米比亞與索馬利亞之間一條乾燥、狂風吹拂的道路上,經過坦克與大砲護衛隊。上百支部隊的士兵遮住眼,抵擋陽光與飛沙。在我後方,五十萬索馬利亞人住在帳篷中,再後方是他們拋下一切,剛穿越的模糊邊界。部隊並未在營區停下。

戰事越漸嚴重之後,邊界兩邊都有人到此地停留,多數人逃到世上最大的難民營—達達阿布。不久,產房的地上躺滿產婦,而餵哺中心滿是行走了幾個星期、口渴舌燥的孩童。途中幾乎沒有什麼水,數以千計的難民突然抵達難民營後,會發現水也多不到哪裡去,絕對不足以洗滌衣服或身體。

數以千計的人離家時,只帶了能帶的東西。為了規畫用水,就需要花時間掘井,或是用卡車載送每人少少十公升的水,供煮食、清潔、洗滌與飲用。十公升聽起來似乎充分,甚至奢侈,直到你發現每個加拿大人一天就使用了三百公升的水。這多出來的兩百九十公升用來把排泄物沖進下水道、灌溉啤酒花來釀啤酒,或是推入焦油層以獲取石油。不久的將來,人類就會為了剩餘的水交戰。衣索比亞築壩攔下了尼羅河水。埃及與蘇丹很焦慮。葉門首都已經乾涸,洛杉磯也是。中國絕大多數的井水都受到污染。這情況來得比我們想像得還快。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如果沒有水,成年人會在五天內死亡,孩子更快。有些家庭缺水太嚴重,因此一到這裡,地上有什麼水他們都喝。雖然用布過濾過,但水依然色深污穢,漂浮著細菌。

在烈日下,哺育中心外鋪著白色塑膠布的白色桌子上,躺著一排脫水的孩子。在一些病到無法吞嚥的孩子細瘦手臂上,護理師設法綁一圈橡膠手套,而幾秒後,負責讓液體流進心臟的塌陷血管,就會膨脹到能把針插入。我總是無法看到那扁扁的血管,找不到黑色皮膚下細如鉛筆筆芯的東西,但護理師鮮少錯過。每當孩子哭泣,母親們總是咯咯地安慰。

靜脈導管及通過導管中心的血與水,讓婦女能在大量失血的生產過程中生存下來,使液體能流到危及生命的乾燥中。以相同長度而言,直徑兩倍的導管能讓流量多十六倍。這是摩擦力的問題,管徑粗的導管有較多流速較快的內層。我的老師總是反覆問,如何治療假想中瀕死的病人?我重複答案的次數相當頻繁,使答案幾乎連成一個單字:「兩條大管徑點滴流速調快。」

我們把鹽水滴入這些孩童體內,有些會活下來,有些會死去。同時有一份研究出現,確認了我們從經驗中學到的事:若水流得太快,有些人反而會讓肺部淹水,喘氣而死。但很難分辨哪些人會發生這情況,哪些人又需要盡快輸液。

.書名: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現代醫學的邊境來信,一位人道救援醫師的自白與生命省...
.書名: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現代醫學的邊境來信,一位人道救援醫師的自白與生命省思
.作者:詹姆斯.馬斯卡利克
.譯者:呂奕欣
.出版社:臉譜
.出版日期:2018/06/30

關於《我在一樓急診室的人生:現代醫學的邊境來信,一位人道救援醫師的自白與生命省思》

二十四篇時間跨度逾十年、交錯在衣索比亞與加拿大急診室的故事,

人道救援醫師以行醫札記,向急診室的悲歡、貧病、絕望與希望,深深致意。

急診室
休克
脫水

延伸閱讀

同類文章

走過坎坷求學中午沒飯吃 百大名醫陳金城默默回饋

影/男丁格爾的溫柔和堅強 微電影說男護理師故事

醫病平台/標準病人與真實人生

醫病平台/下一波醫療革新—民眾參與醫學教育

名醫與疾病的對話/治胃食道逆流病患 沒想到我也火燒心

醫病平台/我們都可以為醫學教育盡一份心力

「如果我不做,誰做?」 他守護重症兒獲兒科新銳獎

醫病平台/課堂外的師生

李樹人/不只大肚腩 醫界也有猛男

醫病平台/怎樣才是一個「理想醫師」?

我的經驗/頭昏走路晃…中風前兆 當機立斷送醫

專業觀點/天氣忽冷忽熱 易引發中風

醫病平台/我的身體,我決定?

以廂型車充當巡迴車、輪椅變身診療椅...熱血牙醫偏鄉一做近30年

醫病平台/實習=學習?沒有把握的實習醫師請「勿傷害」

名醫與疾病的對話/坦然面對大腸癌 想為行醫再活千日

私房新聞/為何外科醫師似乎比內科醫師更易中年發福

老伯看電視突胸痛命危 兇手竟是朝夕相處的另一半

醫病平台/醫學的不確定性與「醫人關係」

醫病平台/讓病人多一些信心、少一些焦慮

醫病平台/選對人,就有希望!

醫病平台/急診醫一句話讓她悔恨父遭折磨而死 坦然面對絕症才是大孝大愛

醫病平台/緩和醫療精神與醫療初心:緩解病人的身心靈痛苦

插管失誤致父窒息亡 麻醉醫師嘆救人卻救不回父

醫病平台/大哥、父親先後因腦瘤離世 她歉疚:「當初是不是不應該治療」

醫病平台/預簽放棄急救,就能保證生命終點有尊嚴?

我的經驗/貧血、缺氧、服藥…頭暈找原因 對症下藥

專業觀點/天旋地轉或頭重?頭暈先釐清症狀

醫病平台/老先生哭訴「沒做壞事為何被綁?」醫師宣誓:我不要插鼻胃管

醫病平台/醫學是科學與社會學的結合——「病人自主權」的省思

商品推薦

贊助廣告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