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我在瑞典最著名醫院拔魚刺 過程一輩子都忘不了

2018-09-07 15:35元氣網 lfhu

當我如臨大赦般離開急診室時,外面已經華燈初上。

經過掛號廳時,通過那幾張寫滿古怪表情的病人的臉,我才意識到他們欣賞的是我那件被自己口水濕透一片的衣服。

​就在剛才,我在卡羅林斯卡醫院——全瑞典最著名的醫院,體驗了一次終身難忘的急診。

​而我被急診的原因,就是一根難倒了好幾位醫生直到末了也沒讓我看到其真容的魚刺

沒錯,就是一根魚刺。

圖/元氣周報
圖/元氣周報

電話求助

​昨天中午我去公司餐廳吃飯。由於去的比較晚,剩下的菜已經不多,只有一種有黑色皮的魚肉還剩不少。只因為這種魚有些細如毛髮的小刺,因此不招不喜歡吃帶小刺魚的瑞典人待見。

​午餐接近尾聲的時候,我就感覺似乎喉嚨裡有魚刺在停留,急忙往嘴裡塞麵包,吞嚥,喝水。

​直到麵包吞完,水喝完,如鯁在喉的感覺依舊,但當時並未太當回事兒。

下班回到家裡,繼續試試吞嚥米飯麵包,沒有任何效果。漸漸感到問題有點嚴重,於是想到去看看醫生。

​由於不是很確定去哪看,就先打電話到1177(瑞典醫療諮詢電話)詢問如何處理這種情況。

​電話接通後,我用英語加瑞典語單詞(女兒那裡現學的)解釋魚刺卡在喉嚨裡這件煩心事。接聽電話的女醫生大概英語沒有過四級,過了很久才明白是怎麼回事。

​她建議我在家裡先嘗試吃東西、喝水的辦法。我告訴她這些辦法我都試過沒用,問難道不可以去急診嗎?

​她沒正面回答,而是一本正經地問了我一個很抓狂的問題:

—你還能呼吸嗎?

我當時高度懷疑我聽錯了。可是人家進而解釋說如果我還能呼吸,在晚上這個時間,醫院的急診是不會接收我這樣的病例的。

如果因為"能呼吸",所以"不用急診",那不能呼吸還來得及去急診嗎???

很遺憾,我當時還能呼吸,所以我沒有看急診的資格。無可奈何之下只能先洗洗睡,幻想著晚上睡覺使勁打呼嚕可以把把魚刺呼出來。

一早醒來發現魚刺還賴著沒走。於是決定去社區醫院把魚刺拔了。心想著不過是一把鑷子幾分鐘的事兒。

魚刺、骨頭是臨床最常見的誤吞物。(圖為示意圖非患者本人)圖/光田醫院提供
魚刺、骨頭是臨床最常見的誤吞物。(圖為示意圖非患者本人)圖/光田醫院提供

急 診

早上9點多到了社區醫院(vårdcentral),不料醫生在了解情況後說,社區醫院沒有設備可以處理這種情況,並建議我去卡羅林斯卡(Karolinska)醫院看急診。

我聽他這麼說真是一腦門子黑線,難道這麼大的醫院連把鑷子都沒有嗎?再問醫生,去附近的Danderyds醫院不行?

得到的回答是,Danderyds醫院同樣沒有此類設備,只有卡羅林斯卡醫院才有辦法處理。

準備離開社區醫院的時候,醫生見我不懂瑞典語,寫下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醫院名稱和急診的瑞典語。然後她還交代,到了卡羅林斯卡醫院的急診處,就說是社區醫院轉介過去的。

拿著紙條,猶豫了一下要不要這麼大動干戈,但魚刺卡在喉嚨裡的滋味實在不爽,於是最終選擇了還是徹底解決問題為妙。

早上9點30分左右,我到了卡羅林斯卡醫院的成人急診樓(28號樓),拿號排隊,付了掛號費後就是等候醫生教我名字。

環顧四周,似乎等待的人不多,估計一個來小時應該能輪到我了。

一小時,二小時,三小時......

身邊的病人換了一波又一波,手機也被玩到低電量告警(下次看急診記得帶充電寶),仍然沒有聽到有人喊我的名字。

是我這樣的病例優先級太低嗎?還是專業級的鑷子沒準備好?還是因玩手機錯過了醫生呼叫?

百無聊賴之下,我只能靠統計看急診的人數以及猜測他們的職業打發時間。

一直到近下午一點,在苦苦等待近四個小時後,在魚刺在我的喉嚨裡度過了整整二十四小時後,我聽到了一位值班醫生親切的呼喚。

這麼長久的等待,應該就為了區區十分鐘吧。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證明我又我錯了。

喉 鏡

急診醫生先問了當時我吃的是什麼樣的魚,魚刺大小,魚刺卡的大致位置。然後讓我坐下並張開嘴,盡量伸長舌頭,他用手電往裡喉嚨裡面照。

忙活了半天也沒有找到魚刺,於是他告訴我決定用喉鏡尋找魚刺。唯一讓我覺得不爽的,是這個像軟管一樣的東西要通過鼻孔伸進喉嚨裡。

喉鏡估計很久不用了,調試和消毒就花了五分鐘。然後,我按照醫生要求,盡可能張大嘴巴,伸長舌頭,而醫生則用喉鏡從鼻孔穿入並伸進喉嚨探尋魚刺,還遞給我紙巾讓我擦流下來的口水。

他用喉鏡在喉嚨裡找呀找,終於向我宣布發現了那個困擾我一天多的魚刺的準確位置。

他還不厭其煩地用筆劃張草圖,向我介紹魚刺卡在喉嚨裡一個偏僻的凹槽的位置。

說實話我對他的這個重大發現實在沒有興趣,只希望他趕快動手把刺兒弄出來。

醫生試圖用喉鏡把魚刺撥弄走。這“撥弄”的動作,就像練習足球,顛幾下,然後凌空抽射,很容易引起嘔吐反應(咽反射)。

我一個勁地嘔啊嘔啊,難受之極,害得醫生一邊不停地“抽射”一邊說對不起。

整個過程能真切地感覺喉鏡觸碰到了魚刺,可魚刺就是撥弄不走。折騰了十多分鐘後,魚刺仍然原地不動。

醫生跟我商量了一下,決定不用喉鏡,換一種方式取走魚刺:先噴一種喉部麻醉劑,等待大約五分鐘後,麻醉劑開始生效,喉嚨開始感覺乾燥(其實是麻木)後,躺下張嘴伸舌。

而醫生用不銹鋼片壓住舌根(還是國內的小木片舒服),另外一隻手準備在看到魚刺後,用鑷子(鑷子終於出現了)取出。

但由於鑷子伸入太深,不停地有嘔吐反應,連魚刺的影兒都看不到。

整個過程可以看出醫生經驗不是很足,壓舌根的鋼片的力量都壓在了嘴唇上,造成出血,我只能搖手示意說我得先把嘴唇讓開。

以上兩種方式交替使用兩輪並均宣告失敗後,急診室裡進來了兩個實習女醫生,估計趕上這樣的稀有病例他們都很興奮,問我可不可以讓她們用喉鏡也瞧瞧熱鬧。

因為感覺喉鏡從鼻孔穿入進入喉嚨要比直接扳嘴用鑷子夾要舒服一些,於是我就答應了。

可惜她們實在對不住我的這番美意,這兩個傢伙輪番操作喉鏡在我喉嚨裡瞎折騰了半天也沒有發現魚刺的影子。

無奈之下,急診醫生只能親自操控喉鏡,找到魚刺後讓她們欣賞。

從被喊進急診室到現在,又一個多小時過去了,魚刺仍然堅定地佔領著我的喉嚨。

手 術?

這時,醫生問我什麼時候吃的早飯,並告訴我說,如果手術室有空,準備做個手術解決問題。

什麼??!!

看到我驚懼無辜的樣子,急診醫生連向我解釋所謂的手術其實很簡單,就是完全麻醉喉嚨,使它沒有嘔吐反應,然後再使勁扳開嘴找魚刺,通過鑷子把魚刺取出來。

我理解就是,讓我徹底失去知覺,然後才好下手。

在徵得我痛苦的同意後,急診醫生讓我在通道裡先等一個小時,不知道是為了等食物完全消化還是等手術室是否有空。

由於麻醉劑的副作用,加上中飯也沒得吃,我又累又餓,顫抖著身軀在通道裡坐了大約半小時。

被一根魚刺折騰成這樣,也真是讓人醉了。

正胡思亂想時,一位陌生的醫生過來拍了拍我的肩膀,示意讓我進入另外一個診室。

進去後才發現滿屋子的人。包括最開始的急診醫生在內,一共三位醫生在那裡等著,還有若干個實習生在旁邊圍觀。看這個陣勢,他們準備大干一場了。

經過溝通後得知,原來這三位醫生想通過喉鏡影像系統的幫助,即把喉鏡採集到的圖像輸出到電子顯示器。

這樣,不僅操作喉鏡的醫生能觀察到喉嚨的內部,其他醫生也可以通過顯示器看到,而後一起合作,做最後一次嘗試把魚刺夾出來。

如果這次仍然沒有成功,再決定手術。

這時候,我終於理解了社區醫生告訴我他們沒有的專業設備到底是什麼東西了。

等到瓶麻醉劑生效後,急診醫生開始操作喉鏡找魚刺,另外一位醫生左手用吸水紙墊著拉住舌頭(因第一次他沒有抓住,嫌棄我舌頭太短,太滑),右手拿著更加細長的魚骨夾,眼睛瞪著顯示器,同時還有一位醫生按住我的肩膀。

大瑞典卡羅林斯卡皇家醫學院的頂級醫生們,發揚三個臭皮匠精神,向一根卡在中國友人喉嚨裡的小小魚刺發起了最後總攻!

千鈞一發之際,我急忙示意暫停,悲狀地把手機交給圍觀的實習醫生,請幫我記錄下這珍貴的一幕吧!

這是我當時的樣子:

第一次行動與之前進行的如出一轍,結局也完全一樣。

三位醫生重新商量,操作魚骨夾的醫生提出了一個新的行動方案:把喉鏡從遠離魚刺的另外一個鼻孔穿入,這樣喉鏡更容易探照到魚刺,而他更容易操作夾子。三人一拍即合。

於是,抽出喉鏡,換鼻孔,重新探入,又搗鼓了一陣後,操作魚骨夾醫生似乎夾住了魚刺,把魚骨夾慢慢地從我喉嚨裡取出來。

那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通過戴口罩的的醫生們的睜大的眼睛,我分明看到了光明與希望!

圖/ingimage
圖/ingimage

絕處逢生

夾子終於出來了,所有人圍攏過來,盯著夾子仔細瞧。

除了口水,啥也沒有。

沮喪和失望的情緒,在所有人之間傳遞。也許為了安慰我,負責按肩膀的醫生遞過來一杯水示意我喝一口。

一口水喝下去,我差點被嗆死,是故意的嗎?還覺得我不夠慘嗎?

操作魚骨夾醫生的瞥了一眼慌亂的按肩膀醫生,說了一句我不懂的瑞典語。隨後用英文解釋說喉嚨麻醉後無法控制吞嚥動作,所以會被嗆到。

雖然沒有拔出魚刺,但這個方法貌似比較靠譜,於是三個醫生決定再來一次。

可是操作喉鏡的醫生,卻怎麼也找不到那根頑固的魚刺了!魚刺到底哪去了?

三位醫生討論了一會兒,最後給出的結論是:要么是之前魚骨夾夾掉了,要么被我剛剛嗆水的時候咳掉了,要么是跟水一起喝下去了。

而我因喉嚨麻木,現在還感覺不到魚刺是否還卡在喉嚨。

急診室的氣氛頓時活躍起來,大家都很興奮,似乎完成了一個高難度的手術。

魚骨夾醫生激動地握住我的手,連聲說:Good job!Good job!(幹得好!幹得好!)

我只能淚流滿面地回答:應該是你幹的好!

最後,急診醫生讓我在通道裡等到麻醉劑的副作用消失後再離開醫院,並叮囑在一周後如果還有異物感,一定要回醫院就診。

從進入急診室到最後走出醫院,又過了五個多小時。從魚刺卡住喉嚨到糊里糊塗地消失這近三十個小時的時間,我的心情經歷了過山車般的變化。

而這一切,都是一根小魚刺惹的禍,遺憾的是,它折騰了我這麼久,我連它長什麼樣兒都沒見著。

寫下此文的時候,又過去了二週時間,我再也沒有如鯁在喉的感覺了。

但不得不說,這件事兒留下的心理陰影面積的確不小,到現在我還沒有吃過任何魚肉,也沒有去過那個餐廳。​​​​

原始出處:《瑞典中文母語教育》微信號,經同意授權刊登。

魚刺
急診室
手術
耳鼻喉科

延伸閱讀

同類文章

基隆4名小六生誤把姑婆芋當山藥偷嘗 嘴麻猛灌牛奶緩解

印度人疫情下歡度九夜節 洗滌身心靈

城中城大火幸運逃過一劫的居民 家沒了…獨居男嘆剩癌症相伴

才送第二天 女童到保母家托育不慎跌倒亡

未檢驗就出貨 60瓶勤發醫用液態氧氣11月3日前回收

誇張業者!將未經核准液態氧賣醫療院所 最高罰200萬

日復一日殺生…執行安樂死40年職員不斷自我洗腦「我沒有錯」

蠶絲竟成醫療材料 陽明交大研發技術動物實驗成功

美國前總統柯林頓驚傳「血液感染」住院!發言人證實

身心障礙資源不足 衛福部組布建專家小組因應

搜救高雄城中城 消防員見揪心一幕「死者神情驚懼背靠門」

全台人瑞再增679人 台灣最年長阿祖已118歲住北市

新竹老農巡田水竟然中毒 心率驟降意識不清差點喪命

他針灸完騎車回家發現頭部插根針 醫院承認疏失致歉

動物醫院給安樂死狗狗準備的「最後晚餐」:上路前必須品嚐

寵物知識+/「我差點殺了一隻貓」關於寵物溝通和安樂死決定

「生不如死!」 嘉義縣老化死亡比率雙創全國最高

疫情間未因害怕而離開 陳時中國際護師節倍感醫護韌性

40歲後維持靈活力的關鍵,如何提升靈活度和運動強健度!

流感疫苗緩打潮 冷藏庫恐塞爆

浪浪回家/小城故事多 浪貓變社區萌貓

健保快易通下載數破700萬 8成3民眾願供個資給產業用

美駐柏林大使館現「哈瓦那症候群」病例 德警展開調查

40多年捐血逾5萬西西 中醫師楊哲彥籲大眾勇敢捐血

寵物知識+/貓咪活到30歲的未來…老人養貓將面臨的3個考驗

獨/全台最大部會!心口確定分家 衛福部將設第十司

寵物知識+/動物溝通後寵物行為沒有改善 我是被騙了嗎?

精神衛生法擇期再審 心理口腔分家陳時中曝:正在拆了

嘉義縣79歲翁昏迷摩鐵不治 同房婦人:約來剪頭髮

東洋捐1000劑流感疫苗 助北醫大教職員安心教學

猜你喜歡

搜救高雄城中城 消防員見揪心一幕「死者神情驚懼背靠門」

別再汙名化「喝冰水」,好處其實超多!台大醫師告訴你:15個喝冰水的好處

才送第二天 女童到保母家托育不慎跌倒亡

美國前總統柯林頓驚傳「血液感染」住院!發言人證實

「生不如死!」 嘉義縣老化死亡比率雙創全國最高

長照2.0交通接送服務擴大對象 輕度失能者也能申請

新竹老農巡田水竟然中毒 心率驟降意識不清差點喪命

流感疫苗緩打潮 冷藏庫恐塞爆

動物醫院給安樂死狗狗準備的「最後晚餐」:上路前必須品嚐

國防大學傳學生吸毒 尿液篩檢初檢呈陽性反應

拔牙、植牙後,常聞到腥臭味跟鼻涕倒流咳嗽 當心罹患「齒源性鼻竇炎」

日復一日殺生…執行安樂死40年職員不斷自我洗腦「我沒有錯」

他針灸完騎車回家發現頭部插根針 醫院承認疏失致歉

獨/全台最大部會!心口確定分家 衛福部將設第十司

40歲後維持靈活力的關鍵,如何提升靈活度和運動強健度!

基隆4名小六生誤把姑婆芋當山藥偷嘗 嘴麻猛灌牛奶緩解

護心不傷心/三個時段喝水 最簡單護心法

新北抽測抗菌砧板多款未達標 俠醫遺孀譚敦慈分享3建議

知名韓式炸雞起司粉出包 200公斤全遭退運、銷毀

全台人瑞再增679人 台灣最年長阿祖已118歲住北市

屏東挖眼案女店員術後好轉 高雄長庚全額補助醫療費

入住長照機構補助今起開放申請 全台約10萬家庭受惠

嘉義縣79歲翁昏迷摩鐵不治 同房婦人:約來剪頭髮

復康巴士夯 身障盼與長照分流

肌肉流失影響癌友存活期 營養師籲4招遠離肌少症

1歲嬰器捐大愛遺人間 父親悲吐真相:保母餵蘿蔔糕噎死

帶能量包就闖高山? 玉管處「分級管理」避免越級打怪出意外

復康巴士搶破頭 提前訂車「被共乘」學生到校已下課

服降血壓藥不能吃香蕉、釋迦、金針菇、菠菜? 藥師說分明

8款抗菌砧板抽測 5款未達標

寵物知識+/「我差點殺了一隻貓」關於寵物溝通和安樂死決定

贊助廣告

留言